设为首页 | 收藏一起坚果网 | 帮助中心
小说搜索:

第一卷 第八章

http://www.17jg.com 2013年03月17日20:52 一起坚果网出品

????春天的景色依旧那么美好,一如既往的存在着周而复始的鸟语花香,一如既往的晴空高朗,万里无云,一如既往的阳光明媚,诗意幽香,令人心驰神往。似乎一切的阴暗,晦涩,寂冷,凄凉都随着冬日的远离而理应变得冰雪消融,消散无形,而再没有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呵呵,似乎一切都只是似乎。

????像这样生机勃发,万物复苏的时节,白白消磨在凄冷乏味很严重的闺房,实在有点可惜。于是乎,像很多或思春或怀春或很喜欢想入非非的少女一样,伤感而感性沈静妍也自然而然,顺理成章地被这时节,这景色所深深吸引,莫名的产生出想出去走走的冲动。如果再找个恰当的理由,那就太完美了。心里思量间,一个楚楚可怜,形影相吊的孤独身影顿时浮现在她的脑海中。南宫楚楚,一个注定忧伤的悲剧性人物,在不久前不明不白的失去了期待已久但还未出生的孩子,之后就像失去整个世界般痛哭流涕。原本给她的荣华富贵,权势地位,相依相偎,幸福终老的前景转眼间化为了泡影。不得不令人唏嘘不已,唉声叹气,自怨自艾。如果没有失去孩子,她的孩子或许就要出生了吧。沈静妍痴心妄想地想着。我应该去看看她,她真的好可怜。

????沈静妍动身了。带着不计其数的礼品,带着溢满而出的关切,带着真挚无比的祝福动身了。这个季节的宫中的街道有着异乎寻常的与季节相悖的反差,灰色依旧的地面,灰色依旧的墙面,灰色依旧的行人,灰色依旧的远方。突然,就在沈静妍目光游移的欣赏路边风景时,朦胧的灰色中却闪现出了一个鲜艳的黑色,在伴随着一声突如其来的“喵!”,一只似乎刚从冬日里睡醒的黑猫很无辜的把沈静妍吓到了。她一不小心跌坐在地上。可就是这样的一不小心带来的感觉却异乎寻常的强烈,沈静妍顿时腹痛难忍。惨叫,挣扎,冷汗直下……“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她身后婢女太监们吓得个半死,谁都知道皇后有喜,而她现在却捂住腹部惨叫,那叫什么事啊?掉脑袋的大事啊!婢女太监们都不敢怠慢,心急火燎地去找太医,原本的行程就此作废。

????寝宫中。一位年老的太医,正在把脉,望闻问切。而他的脸色却异乎寻常的奇怪。沈静妍在喝了止痛药之后,变得安静起来。内心却不能不焦躁起来。难道我要重蹈楚楚的覆辙?沈静妍轻轻地抚摸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腹部,感叹与纠结不已。真不知道若自己失去了这个孩子还能怎么活?真不知道那个冷酷而冷血的皇帝会怎么样?真不知道我是否还能保住皇后的位子?真不知道飞燕怎么样了?她是不是和我一样呢……

????“太医,皇后怎么样了?”皇上一脸的关切。他在得知沈静妍腹痛之后便马不停蹄的狂奔而来,其他什么头痛,手痛,脚痛他才不会这么尽心尽力,最多过过场子形式上的问候一下就行了。日理万机很忙的。可是腹痛吗?那显然不一样了。很多流产都是从腹痛开始的。他深知这里的严重性。他这一代之所以人丁稀少的就他和王爷俩人,就是因为他的很多兄弟被那个该死的腹痛夺去了年轻,富贵而脆弱的小小生命。真心诅咒这该死的腹痛!他也到现在都还未明白这皇宫中怎么就有那么多腹痛的呢?该死!

????“启禀皇上!臣经过检查,发现皇后娘娘是因为长期服用了微量的藏红花,而险些导致滑胎,臣开一方安胎药后,可保无恙······”一句意料之外的惊人之言打断了皇上的来回踱步,打断了他绞尽脑汁的思索,打断了他怨天尤人的诅咒。“什么?!”皇上龙颜大怒。吓得太医两腿发软,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全身直发哆嗦。“皇后服用了藏红花而导致了滑胎?”他显然不太相信,他设想了许多原因,什么被那只该死的黑猫吓着了,什么心里忧郁而导致身体不适,什么帝王之家历年的诅咒……可他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原因。略微思索下,他心里便已了然。顿时,他再一次龙颜大怒。“皇后!我知道你对我心怀怨念,对我不屑一顾,是我夺走了你的青春,是我夺走了你的自由,是我夺走了你的幸福,是我逼你离家出走,是我逼你深锁宫中,是我让你成为政治联姻的牺牲品,但你也不用这种方式来报复我吧!你可以作贱自己,但不能欺负我的皇儿,让我无后啊……”面对皇上的无故而又无理的斥责,本因为被病痛折磨而变得苍白的脸此时此刻显得更加苍白。她面容憔悴,身形消瘦。“如果我说我没有你会相信我吗?”沈静妍无力而低声的辩解道。很显然,从一开始,她就对与这个冷血的皇帝之间的任何误会,矛盾满不在乎,很多事情无需解释,懂你的人会懂,不懂你的人解释了也没用。很显然,耶律卓君就是那个不懂她的人。

????很显然,皇上就因为不懂她而不会因为她的一句话而放过她,还想再次发作。但转眼间,想到其腹中的胎儿已安全无事,而她的脸色又这么憔悴苍白,遂作罢。毕竟她还是皇后,毕竟他还是能理解作为父母天生的庇护孩子的本性,不是心理严重扭曲的人是不会无故伤害孩子的。

????“你在床上好好休息,安心静养,不要随便到处走动,现在是关键是时期,切不可节外生枝,出了什么乱子,告诉你这是圣旨,懂?”皇上大发龙威,习惯性的散发出他由来已久的帝王霸气,以此来让沈静妍安分老实,好好养胎,到时生出一个和自己一样聪明霸气的皇子,培养出一个英明绝伦的接班人,去创造一方霸业,去征战四方,去一统江湖……皇上带着想入非非的表情心不在焉地在一群宫女太监的簇拥和吆喝下拂袖而去。而此时,哆嗦的跪了不知是几时辰的太医才心有余悸的擦了擦满脸的冷汗,慢悠悠,再慢悠悠地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他佝偻着他那苍老的身躯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前挪着……

????“太医!”沈静妍还是无力的喊着。太医惊恐地转身。

????“本宫想问你一些事情。”

????“谨遵皇后娘娘指示!”擦汗中……

????“藏红花会散发一种奇特的香味吗?”

????“呃……回禀皇后娘娘,药书上的确是这么写的……”

????“那如果长期闻到那种花香也会造成同样的滑胎吗?”

????“呃……回禀皇后娘娘,理论上是会的……”

????“哦,这样啊……好了,没你的事了,你退下吧!”

????“是!皇后娘娘!”太医匍匐着身子倒退下去,暗地里继续擦汗中……

????几分钟前,就在皇上大发雷霆之时,沈静妍回忆历历在目的往事,对某月某日与飞燕与楚楚之间的相谈甚欢的阳光明媚的某天记忆犹新,飞燕某些要提防欧阳燕妮的话顿时浮现在了脑海。欧阳震,省亲,欧阳燕妮,亲近,香味,藏红花……心思流转的沈静妍马上想到了某种可能……

????有很多事情,就是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往往简单的某些事情的表面下都暗藏了复杂的杀机,指不定就在你洋洋得意,精神气爽的哪天等着你。沈静妍显然已经深深的体会到了。她很后怕。若是她没有收到春天的诱惑而出去散心,若是她没有走上去楚楚宫中的那条灰色的道路,若是她没有碰到一个不巧在哪里出现的黑猫,若是她没有因此而突兀的跌倒,若是她没有因为一不小心的跌倒而导致滑胎,那么这个秘密还能被发现吗?那么她肚中的孩子此时还存在吗?一想到这个惊心动魄的结果,本来苍白的脸此时更显苍白,此时忧郁而脆弱的心灵更加易碎而冰冷。深宫真深,深不可测……

????或许是到了该反击的时候了。沈静妍一脸的毅然决然。她可以姑息其他人对自己的伤害,但她绝不能原谅对她孩子的摧残。

????夜,深夜,和深宫一样深的夜。月,冷月,和皇帝一样冷的月。月光照耀下的一切,纵横交错的万家宫阙,无声的彰显着对浮华一时的王朝的轻蔑,在包含了无尽无辜或无情的或富贵或卑贱的鲜血,继续冷眼旁观着事不关己的事件。宫中,沈静妍与南宫楚楚促膝长谈,谈着今天所见所闻所想,谈着那次三人所遭遇的矛盾,谈着欧阳燕妮的种种恶毒,谈着随后所应该采取的对策。

????“静妍,我们去禀告皇上,揭发欧阳燕妮的阴谋与恶毒……”南宫楚楚一改懦弱的本性坚决同坏人斗争到底,一脸愤愤地说。

????“不可!我们没有证据,皇上是不会相信我们的,反而他还会以为我诬陷他人而降罪于我,我们不能贸然行事,打草惊蛇……”沈静妍有理有据的分析道。

????“那我们怎么办?难道继续看她逍遥法外,继续看她作威作福,继续看她伤害他人,继续伤害上官姐姐?”南宫楚楚的气不打一处来,那个该死的欧阳燕妮不仅伤害了静妍,还连带的伤害了上官姐姐,野心之大,心机之深,恶毒之极,令人发指。

????“我们当然不能就这样轻易的放过了她,不然就没有我们的出头之日了,据我推测她每次来看我时所发出的藏红花的香味应该是来自她的香囊,那么那藏红花肯定就藏在她的香囊里,只要我们拿到了她的香囊,把它交到皇上手上,到时她就百口莫辩了……”沈静妍仔细的推理计划道。

????“好主意!可是我们怎么在不知不觉中拿到她的香囊呢?如果打草惊蛇就麻烦了……”

????“非常时期也只能采用非常手段了,我准备找一个会武的人半夜把它偷来,但皇宫内高手如云,警备森严,难以出入,所以那个人必须是高手中的高手……”

????“这样啊,那我倒是听说一个武功很高的小太监,据说他是武术世家出身,因为家道中途,被逼无奈而进宫当了太监……”

????“如此甚好!本宫可以利用皇后的身份让他去做这件事……”

????“参见皇后娘娘!”一个身体强壮,面容坚毅,眼神深邃的太监俯身跪在地上。令人一看就知道是个高手。

????“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高手?”沈静妍围着他转动着看,仔细打量着。她必须确保他一定是个高手,否则事情败露,不但不没有解决问题,反而会带来无尽的麻烦。

????“启禀皇后娘娘,都是他们抬举的,但是对于一般的大内侍卫,小人还是有自信完胜的!”

????“好!这次我要你办的事,不会让你和大内侍卫正面冲突,如果你办的好本宫重重有赏,如果办不好,你可以自行了断了,你敢不敢?”

????“为娘娘效力,万死不辞!”

????“好!本宫要你办的事很简单,你只需要去拿一个东西,去欧阳燕妮的寝宫中把一个有奇特香味的香囊拿出来就可以了,这就是那个奇特的香味,切记,小心行事,暗中行事,若你暴露了自己,这是毒药,可求一死,本宫会善待你家人的……”沈静妍说着把早已准备好的藏红花给他闻了一下,又顺带的把一包通过秘密渠道购买而来得毒药递给了他……

????“去吧,限时两个时辰……”

????“是!”小太监转瞬即逝,颇有高手的风范。暗地里,擦汗中……果然,这宫中的阴险毒辣还真不是一个小小太监能玩得起的。悲哀啊,无奈啊,几句话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左右一个小人物的命运……他不禁苦笑。

????夜,更深的夜,月,更冷的月。在夜月的照耀下,皇宫像是一个安详的老人,安静地坐在这一片貌似安宁的土地上。曲折蜿蜒的宫墙练成一片像是一个古老而玄妙的字隐隐约约在透露出某种大道,一丛丛的不知名的名贵树木正对着一汪汪不知其里的幽暗湖水,似乎在切切私语关于历史古今,多少兴亡,似乎正在预示着又一个多事之秋。“刷刷”几下微不足道的风声,很不合时宜地打破了这看似平静的表面。不禁令小树摇了摇头,唉声叹息,不禁令湖水皱了皱眉,大感扫兴。

????到了。这就是那个欧阳燕妮的寝宫了,借着头上那微弱的月光,小太监看了看地图。然后擦了擦汗,飞得太快,很累的。借着黑夜的掩护,他在纵横交错,蜿蜒曲折的宫中左右逢源,游刃有余。很快,毫无悬念到达预期目标的欧阳燕妮的闺房,在轻手轻脚的接住站在门口的已被打晕的两名侍女。他如黑夜里黑猫一样悄无声息地潜了进去。预料之中的,充满了奇特的香味。香囊本来就是随身携带的东西。可是没想到装有藏红花的香囊也是随身携带。欧阳燕妮果然是重口味。难道就不怕有什么副作用?毫无悬念的在她的床头找到了目标。一闻之下,果然有很浓烈的独特的香味。找到之后,迅速撤走。只留下空荡荡的闺房,空荡荡的寝宫,空荡荡的院落,空荡荡的街道和树林。像是从来没有任何东西来过似的。雁过无痕,大概就是描绘这种功力与意境。

????“回禀皇后娘娘,目标已找到!”小太监表情严肃,内心满心欢喜。他仿佛看到了大把大把的金银珠宝,和权势上的平步青云。

????“好!”沈静妍检查一下那个香囊,里面果然装的就是藏红花,她通过药书认识的。

????“今天晚上你知道你干了什么吗?”沈静妍盯着小太监,闪动着复杂而深邃的眼神。

????“呃……回禀皇后娘娘,小人今晚一直在睡觉……”小太监反应很迅速。

????“好!来人!重赏!”

????“谢皇后娘娘!”

????“哼!欧阳燕妮,我看你这回怎么解释!坏事做多了,迟早是要遭报应的……”南宫楚楚很欣慰地笑了。

????沈静妍看着桌上的藏红花,不由的陷入了深思。这似乎只是一个开始。谁知道以后还有没有其他的什么毒花呢?谁知道后期还会不会遭遇什么不测呢?谁知道我的孩儿是否能够健康的成长呢?深宫,险恶如斯……

????夜,依旧那么黑。月,依旧那么冷。夜月下的万家宫阙像一个安详的老人,苟延残喘地呼吸着这片土地上腐朽晦涩的气息,捂紧了身上封建的褴褛衣衫,坐以待毙似的期待着那天方夜谭般的形似黎明的黎明……

????一夜未眠。沈静妍独坐窗前,真相的发现,并未展开的她如花的笑颜,远方迷人的日出已不再惹人依恋,远方的迷茫的未来遮住了她的双眼,光明她看不见,亲人的思恋,宫女的哀怨,不时在脑海中盘旋……路真远,不知尽头在哪天……

????第二十三章打入冷宫

????御书房中灯火通明,大大小小的官员和妃子聚集在此。只见皇帝耶律卓君端坐在书桌前,一副冷漠无情的样子。而沈静研则坐在一旁,面色有一丝惨白,身上裹着厚厚的大红风衣,在一旁默默无语,正值沈静研险些滑胎,皇帝耶律卓君不免把目光时时扫过沈静研,流露出丝丝担忧之情却在一转眼间稍纵即逝。

????欧阳燕妮跪在大厅之上,眼神中透露出一丝不甘,她抬起头来死死的看着端坐在龙椅上的皇帝耶律卓君,心想:“这个全天下都爱慕的皇帝,这个对一切的冷酷无情的皇帝,怎么偏偏是我爱的人呢?为什么我要爱上他?他这个拥有三千多佳丽嫔妃的天子,为什么不能是我欧阳燕妮一个人的?我不甘心,我不甘心!。”耶律卓君一眼望向欧阳燕妮说:“燕妮,为何你跪在此处啊?”又转头看向坐在一旁的沈静研,:“皇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身子虚该多休息一下才是,这时候,又闹的哪般?”

????站在一旁的南宫楚楚看不下去了,一着急,抢先说:“皇上,皇后娘娘险些滑胎,正是欧阳燕妮搞得鬼。他天天故意与娘娘和我交好,身上却藏着装着藏红花的香囊,让娘娘天天在藏红花的包围下生活,怎么可能不滑胎。皇上,您可要为这件事做主啊。”耶律卓君听着南宫楚楚的话,目光不禁阴冷下来,可是却并未提及欧阳燕妮一句话反而问起南宫楚楚来。“哼,朕,问你话了吗?”南宫楚楚不觉一惊,身子不禁颤抖起来,连忙跪倒在地,说:“皇上息怒,臣妾再也不敢乱说话了,请皇上息怒啊。”一旁的沈静研看见耶律卓君动怒,甚是不解,“皇上他果然是冷酷无情,一句小小的话便让他对一个妃子如此动怒,哼,看来这皇宫我是真的呆不下去。楚楚可怜,我要帮楚楚一把啊。”便忍着身上的不适,站了起来对着耶律卓君作揖说:“皇上,楚楚妹妹看我身子虚弱,便帮我说了出来,这便是帮了臣妾,请皇上不要怪罪楚楚妹妹不懂规矩,他所说的每一句话正是臣妾想要告诉皇上的,请皇上为臣妾做主。”说着便跪了下来。

????耶律卓君看着沈静研跪在冰冷的地面上,心中不知为何出现一丝不忍,像是不愿意他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子,大病未愈,要是再染风寒,可如何是好。便慌忙扶起沈静研说:“爱妃,严重了,朕自会给你公道。”将沈静研拉回座椅,细心地为她整理好衣裳,然后转向南宫楚楚说:“朕,今日念在你与皇后姐妹情谊上就不追究了,下次若要还是这般,课不要怪朕狠心。”南宫楚楚诚惶诚恐的说,“是,是,臣妾知罪,臣妾再也不敢了,谢皇上龙恩。”

????“起来吧。”耶律卓君看都不看一眼南宫楚楚说道。

????这时,耶律卓君挑了挑眉,眼中散发出杀人的凶光说:“欧阳燕妮,你好大的胆子,当朝国母,你都敢下如此黑手,残害朕的孩子,是不是下一个就轮到朕了?”然后狠狠的将书桌上的奏折全部扔到了地上。欧阳燕妮一听,吓的瑟瑟发抖,跪拜在地上额头拼命的撞击地面,惶恐的说:“不,不,不,臣妾不敢,臣妾不敢啊。”耶律卓君说:“你不敢,你都开始想要杀害皇子了,你还有什么不敢的。”欧阳燕妮这时的额头已经磕破了皮,鲜血不停的流淌出来,眼中溢满泪水,可怜楚楚的说:“臣妾不敢啊,臣妾只想和皇上白头到来,不想皇上爱其他的女人,臣妾爱皇上有错吗?臣妾怕皇上不爱臣妾,才出此下策的,臣妾所作的一切都是因为,爱皇上啊。”说着脸上的血水泪水化在了一起,看起来活像是一个遭人伤害的垂死之人。

????耶律卓君不屑的看了一眼欧阳燕妮,生气的大吼道:“不要再说了,你这个狠毒的妇人,我若是再留你在身边,岂不是更多的人要被你杀害?朕的骨肉还未出生便要全部被你害死,朕的王朝还不是要断子绝孙?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来人啊,把欧阳燕妮打入冷宫。”“皇上,皇上,皇上不要啊,燕妮知错了,燕妮知错了,求皇上饶过臣妾这一次吧。皇上……”耶律卓君只是背对着拉走欧阳燕妮的人群,拳头紧握,心中充满了杀意,若不是碍于欧阳震的权势,耶律卓君也许就真的杀了欧阳燕妮了。再想想几日来沈静研所受的苦,险些滑胎,更是气愤的死死握着拳头,压抑着自己将要爆发的情绪。此事作罢,沈静研便回到坤宁宫安心歇息了。后宫得以平静多日。

????欧阳燕妮被打入冷宫之后,刚开始意志消沉,不爱说话,大有疯疯癫癫的样子。一日,欧阳震的亲信透过关系来到宗人府探望欧阳燕妮之后,欧阳燕妮又恢复了往日飞扬跋扈的样子,天天以虐待下人为乐,在宗人府中为非作歹,鞭打丫鬟,把丫鬟们得头发全部剪掉,让太监们将宗人府的地面全部铲平供他习武,练拳只用,若是遇到自己心情不好,便对一帮下人拳打脚踢。

????大雪又将的一天,他命一宫女站在雪地中脱下棉袄,赤脚站在雪中,看着丫鬟瑟瑟发抖为乐。欧阳燕妮坐在屋檐之下,喝着热茶,看着鹅毛大雪,还有那个在雪中极尽成为雪人的丫鬟,冷哼道:“下人就是下人,就是一条狗。只有权利才是当今朝廷的王道。爹爹给我创造了权利,我就要好好的使用,总有一天我会离开这里,照样做我的贵妃,呵呵,也许,不是贵妃了,是皇后。哈哈,哈哈。”笑着笑着,她眯着他那双丹凤眼,看见门外有人出现,只见鹅毛大雪中沈静研正带着大大的斗笠,披着一件大大的凤凰刺绣的披风,踏雪而来。欧阳燕妮一动不动的坐在藤椅上,没有一丝起身迎接的意思。

????沈静研也不在乎这些,在丫鬟翠竹的搀扶下来到欧阳燕妮的身边,地都看着欧阳燕妮那张飞扬跋扈的脸,不禁轻笑,心想“这冷宫之中却还能让欧阳燕妮如此的高傲,自视清高,到底是权力在衡量人的生存啊。”再想想着险恶的后宫深院,看着四周萧条冷清的庭院,沈静研不免心中嗟叹不已,若是有一天我被打入这冷宫之中,也成了一种清净。想着想着,只听欧阳燕妮说了话。

????“这不是皇后娘娘吗?您到我这受人羞辱的冷宫来做什么啊?难道是想来讽刺挖苦我的?我告诉你沈静研,我不会一辈子呆在这里,等到我出去之时,便是你代替你皇后之位之时。你不必这样过来羞辱我,我不会让你好过的,如果不想再次有滑胎的危险,就快给我滚出这里。”说着,便把一壶热茶摔向地面。翠竹惊呼,“娘娘小心”连忙挡在沈静研身前。还好冬日天寒所穿衣服厚多,并未烫伤沈静研与翠竹。欧阳燕妮,冷冷的看了一眼沈静研,便拿着茶杯走在大厅之中。

????沈静研未说一句话,就跟着进了大厅。

????只见大厅之中除去几张板凳和一张茶桌不见任何东西。冷冷清清的让人感觉有一丝阴沉之意,不知是因为天气的缘故还是屋子里的晦气太重。沈静研漫步走到欧阳燕妮面前说:“欧阳燕妮,你不要欺人太甚,前几日是你要害我和腹中胎儿与死地,怎说成我成凶手的样子,今日,我来此地一是为了来看看你,给你送些冬日要用的棉衣,被褥。二是想要问你一件事,希望你如实告诉我。”欧阳燕妮飞身来到沈静研身边,:“你少在这里假惺惺,我不稀罕。你要问什么就快说,说完就赶紧给我滚。”沈静研,面不改色的向后退了两步,抚了抚微微隆起的肚子说:“我今日问你之事,希望你如实告诉我。”欧阳燕妮冷哼道:“少废话,说。”沈静研也不再拖泥带水直截了当的问他:“南宫楚楚的孩子是不是你害死的?”

????欧阳燕妮狠狠的瞪了沈静研一眼,拿着茶杯的手狠狠的把茶杯摔在地上,:“沈静研,你不要得寸进尺,我欧阳燕妮没有做过这样的事,你不要血口喷人。”沈静研,微微皱眉想,难道我想错了,难道真的不是欧阳燕妮干的?那又到底是谁?

????沈静研深知欧阳燕妮出身武将世家,做事从来大大咧咧,给发现的事情,他不会再继续伪装下去,便相信了他的话。稍稍又和欧阳燕妮说了半个时辰的闲话,却因欧阳燕妮处处刁难而早早离开了。

????过了三日,大雪初停,皇帝耶律卓君看着皇城一片银装素裹,天气也渐渐变得越来越冷,心中想到“冷”这一个字时,不知为何,偏偏脑海中浮现出沈静研的样子。他轻笑一声,一则笑自己怎么会想起沈静研,二则笑自己多日来怕沈静研怨恨自己当初不信任他而不敢去坤宁宫看望沈静研。更是想起了沈静研父亲的脸,不觉神情严肃起来。望着白雪茫茫,却心中不免担心沈静研的身子和腹中的皇子。也不曾察觉身边出现一个人,并肩王耶律卓原。

????耶律卓原看着自己的皇兄在发呆,不禁觉得好是新奇,便不出声响的站在耶律卓君的身边,过了好是一会,耶律卓君仍然沉浸在自己对沈静研种种态度的幻想之中,耶律卓原实在忍受不住了,便不顾君臣之理,也不顾形象的大笑起来。这样的皇兄让他感觉活像一个不给宠爱的小媳妇。耶律卓君这才反应过来,看见耶律卓原在笑,不觉一囧,难道,被他发现了。他故作镇定的说:“臣弟,为何而笑?”耶律卓原也不拆穿他说:“皇兄,你看如今皇宫内一片大雪茫茫,我便想起我与皇兄小时在皇城内打雪仗的情景,便笑了出来,皇兄不要责怪臣弟哦。”耶律卓君只好微微一笑作罢。

????这时耶律卓原又说:“皇兄,如今天气日渐寒冷,臣弟的卧房中新添置了一个顶好的暖炉,皇兄若是还未添置,臣弟想要上献一个。”耶律卓君一听,突然想到,如今坤宁宫中一定尚未添置,我可以赏赐给皇后些冬日的制备,也好表达下自己错怪她的悔意。他看着耶律卓原,露出一个罕见的笑脸说:“好啊,皇弟可要破费了。”

????第二天,大大小小的东西,陆陆续续的人流不停的出现在坤宁宫内外,皇弟耶律卓君高坐龙椅之上,乐呵呵的笑着,似乎是感觉自己精心挑选的东西一定会让沈静研开心一般,想着沈静研开心的样子,他的笑意很深了。什么翡翠夹袄,紫烟纷纭裙,凤尾罗,龙翔被子,还有暖炉,满满一房间的东西,只见沈静研安安静静的坐在皇弟耶律卓君的身边不曾笑一笑,耶律卓君看了一眼沈静研,自知没趣,低了低头,越发像不受宠幸的小媳妇了。“爱妃,朕今日来看看你身体恢复的如何,朕前几日国事繁忙未能来看望爱妃,如今天气见冷,特赏赐这些东西,爱妃可满意?”沈静研只是出于礼数的说了句:“谢皇上龙恩。臣妾身子已经恢复妥当,劳烦皇上牵挂了。”耶律卓君听沈静研如此一说,更觉得无话可说,心中暗暗想道:这沈静研,还真是难收拾啊。只能在心中暗暗叫苦,却不愿说出来。

????想着,便起身说:“爱妃好好休养身体,朕改日再来看望。”便匆匆离开了。

????“恭送皇上。”这时的沈静研,深深望着耶律卓君远去的背影,心中百感交集。一颗本以为冰封的心,却在耶律卓君的只言片语中悄悄融化。

????已近深夜,沈静研辗转难眠,为近几日皇帝对自己态度的极大转变而不知所措。课不知,后面耶律卓君的转变,让沈静研更是受宠若惊。穿上鞋子,在房间中走动不久,看见墙上挂着的琵琶,便一个人携着琵琶来到上次弹琴的偏僻之处,抚琴独自倾听。琴声在沈静研手下缓缓滑出,似一泓清泉流淌,又似各式珍珠散落玉盘,声声清脆。皇帝耶律卓君为今天在坤宁宫,沈静研不理睬好意之事,恼怒不已,忽而听到琵琶声,声声传入耳畔,不由自主的来到那日倾听琴声的树林边,再次感受了美妙的琴声,又一次被其中的纯真,淡泊的琴境所折服。深深的感受到深宫之中还是有一丝纯净之地。但又觉今日的曲声中有着丝丝的忧愁。一曲作罢,他轻声问道:“姑娘,今日可有烦心之事?我听姑娘琴中不觉含有丝丝忧愁。”

????沈静研听见是上次耶律卓原的声音,便说:“王爷,夜已深,可应早些歇息,小女子并无烦心之事,就算是有,也不足以让王爷挂念。今夜月光甚好,王爷,可想与奴婢赋诗一首?”耶律卓君一听,便欣然答应。于是。两人隔着树木对上了诗句。天上月色正浓,白雪覆盖的皇城安静的入眠了,却在这皇宫深处,两人正颇有雅兴的对起诗来。

????沈静研一句:“深宫之女无情爱,化作蝴蝶伴皇飞。”让耶律卓君大为感动,他迫切想知道这位多才多艺却又淡泊宁静的女子到底是谁?如此钟情于自己的女子到底是谁?耶律卓君激动的说:“姑娘,可否与我见上一面?沈静研说:“王爷,小女子是宫中最平凡的一个了,王爷不见也罢。小女的这张脸蛋怕吓到王爷。”耶律卓君一听,慌张的说:“朕,额,这是不可能的,我堂堂皇亲国戚怎么如此以貌取人,那我风霆王朝课怎么继续存活下去,万世万代呢?”沈静研不禁皱眉,:“这……王爷,你我本就是不应相识之人,我如今乃当今天子之人,怎能随意私会他人,传出去,皇上的颜面何存?王爷可曾想过?王爷还是不要记挂小女子,小女子告辞了。”耶律卓君一听,更加安奈不住了,飞身冲进去,看见一个女子身着鹅黄袄衣背对着他。他轻声唤到:“姑娘。”

????沈静研转身看去,不觉一惊。耶律卓君也吃了一惊,怎么会是他,沈静研也心中纳闷,怎么会是皇上。

????两人久久不曾说一句话,最后皇帝耶律卓君轻轻微笑着说:“原来是皇后啊。”沈静研这才走到耶律卓君身边:“给皇上请安。”耶律卓君深深看了一眼沈静研,自己甚是懊恼,原来一直在身边的人竟是这般纯净,他怎么就没想到呢,一想到,自己被当朝的政治所气愤,为当朝宰相与欧阳震的权势而冷落身边之人,自己就后悔极了。还好,自己发现的还不晚,沈静研依然是沈静研,这样想着,耶律卓君将沈静研拥入怀中轻声的说:“朕,错怪你了,静研。原谅我。”沈静研被耶律卓君的行为吓到,一动也不动的倚在耶律卓君身上,久久说不出话来。

深宫往事ZIP下载 | 深宫往事TXT下载 | 深宫往事UMD下载 | 深宫往事JAR下载

小提示:按← →键翻页;按回车键ENTER返回本书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