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一起坚果网 | 帮助中心
小说搜索:

第一卷 第二章 夜袭的脚步声

http://www.17jg.com 2013年03月03日10:56 一起坚果网出品

????时间仍停在彼此谈论的微小氛围里象是断了双翼的海鸥只能痴痴地望着无边的海洋一辈子困在孤岛上任海风吞噬着飞行的本能,谁有能知道彼此心中所存的真正想法与目的呢?

????卡尔对于车子情有独锺不单是因为他一出社会就靠着开快递公司的邮递车四处送件,他与车之间似乎就是天生合作的好伙伴没有听说他们会相互抱怨的,一点也没有。除了美满的家居生活外他没有太多的欲求只能说短暂的幸福让他变得有些躁郁和不安〔杀死妻儿的凶手自今还逍遥法外,在法官的眼里这只是一起每年都会发生交通事故;不死上几百人甚至上千人那是不太可能的事。他决心要揪出那个破坏他生活秩序的捣蛋鬼给他一点教训,或者说让他也尝尝瞬间失去所有的痛苦滋味。〕

????贝卡琼丽举杯啜一口香槟两眼呆望着自己先生开车扬长而去,〔说她是个幸福的女人也不为过,先生从事贸易赚钱轻而易举,家中又有黑人女佣与管家可使唤,自己也有一份教职可以说是所有女性看齐的榜样,之前还被某大女性杂志以不小的篇幅专访她“如何经营成功的家庭与事业”,说穿了是她的虚荣心在作祟〕她低语着:“自从婚后我才明白原来这样的婚姻比起单身还要更加辛苦,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与先生共进一餐?以前一个人吃饭都不觉得无趣呀!走。我们到客厅坐坐好吗?”

????“卡尔你可以多说点关于你的事吗?”史黛拉附和说。

????三人围着沙发席地而坐,如果旁人不拆穿的话倒还满象是一家人的谈心时刻。〔如果十多年前的恋情未变卦的话。〕

????“卡尔你以后还会想再娶吗?”史黛拉好奇问。

????“史黛拉,你是不是该上床睡觉了?”贝卡琼丽说。

????“没关系的。我也曾经想过这个问题不过我的心早就给了我的妻子,想再给另外一个人恐怕有些困难,”卡尔耸耸肩感性地说道。“除非”

????“除非什么。”史黛拉忍不住又问。

????“除非时光倒转让你的母亲再爱上我的话,就有可能。”

????“哇哦!妈你会这么想吗?”

????“史黛拉你真的该上床睡觉啰。”

????“好啦。去睡就去睡嘛。”史黛拉带着满足感离开了。

????“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十八岁的女孩会这么地令人难以捉摸了。”贝卡琼丽低首笑道。

????卡尔看着她也跟着笑,“她跟你是一个样。”暮色低垂,直到隐末大地为止。

????“卡尔你还会希望找到那个肇事者吗?”贝卡琼丽话锋一转,“我的意思是说,对于妻儿的死你的恨意还在吗?”

????“其实人人都有活着的权利,我只是觉得她们应该活得久一点,至少不该如此惨死。”卡尔蹙眉着说。他想起今天还在图书管的阅览室里找到相关资料,〔那张黑白的照片是当时的在场目击证人所拍摄的,尽管有些模糊难办。〕心里闪过一丝诡异的笑脸。

????这件案子不能就这么算了。法官结案是一回事,伸张正义又是一回事。

????有一个姓氏法莫考克是众多报导里另一个值得访查的对象,这家报社是地方性小报事隔多年不知是否还存在?卡尔最后说:“我想时候不早了,谢谢你的招待。我该走了。”

????“好吧。”贝卡琼丽送客至院子门口显得有些落寞。〔卡尔的背影变得很陌生。〕

????第十二章夜袭的脚步声

????走回自己所居住的公寓处所卡尔的内心彷佛受到来自极北之处袭来冷风的侵袭,在严峻的表情底下,对于别人温暖的小窝总是会感到不适应。本来他也该享有这一切的如今只剩下他一人面对这个冷酷无情的世界;一想起杀死他亲人的凶手也与他共享生命的分分秒秒,他就是无法忍受。

????急促的脚步生在台楼梯间穿梭,显然他很想快快回到属于自己的房间──贴满数年累积下来张贴于灰色墙壁上的“车祸事故”简报、黑白特写照片。凶手就躲在真相背后一直不肯露脸,卡尔点上一根烟呆坐在桌前,吞吐之间弥曼着摄人的气氛。

????想对之下贝卡琼丽却不能了解失去珍爱之人的痛苦,身为师表的她多年从事的教育工作中或者还能找回稚子之心。〔可以随心情改变自己身上的穿着与发型,跟几个死党谈论身边的男生,恋爱是年轻时最必须被比较与传扬的真理。〕如今她如愿以尝嫁给一位有百万存款,社会地位举足轻重,顾家的好男人;对她是极为适合的安排,只不过另一伴更爱他的事业;冷落独守空闺的妻子,他有更合理的借口如此做!

????她知会女仆将餐桌上的食物收拾干净,一个人默默地走回女儿房里给她一吻,她想这女孩长大后也要经历一遍少女走入家庭的桎梏之中,就像蜕变的毛毛虫在成为一只美丽的蝴蝶之后,生命也将成为不可挽回的遗憾任由夜晚吞噬。

????“妈,”史黛拉睁开双眸。

????“怎么啦。还不睡。”

????“我想你一定会到我房间来看我睡了没,所以”

????“我的宝贝女儿啊。有心事吗?”

????“不是的。我是在想今天卡尔到访家中,我觉得他好像不大对劲是吗?”

????“我想是我们让他想起他的家人的关系。”

????“是这样子吗?”

????“史黛拉,没有人愿意一个人寂寞的活着,那是件很痛苦的事。卡尔的遭遇我很同情。”

????“妈,如果卡尔一直不开心的话,我们的确该帮帮他!”

????“你说得一点都没错。”

????“好啦。快睡吧。”

????“嗯,”史黛拉点了点头,“妈,我爱你!”

????“我也是,亲爱的。”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贝卡琼丽穿上了一袭宽松的白色丝质睡衣,浴室里的水龙头源源不绝的水声,热气逐渐上升。泡澡是个不错的选择,特别是今晚她想好好一个人享受这种无法与旁人分享的孤寂。

????在这条富人街上一到半夜就安静许多,只有固定巡逻的警车会来回经过以确保这一区的安全。

????香精油的味道飘散四处贝卡琼丽浸泡在浴池里,明亮的灯光从二楼的左边渗出。远处传来狗吠声似乎有些不寻常的动。

????她斜躺在水里翻开一本小说,封面看不清是什么,只知道这是她消遣时间的营养品──阅读使人变得高尚且有质感。她开始念着,声音产生共鸣让人像是在某个公开的场合里听一场知名人士的演说。人人屏气凝神的听着,她突然感到一阵酥麻从手脚的末稍发起,直到头皮。照理说,她是喜欢用这种方式来与灵魂中另一个自己对话。〔“西雅图夜未眠”是她与先生看过的一部电影,脑海里记忆象是庞杂的抽屉被翻箱倒柜地找着,拼凑着。〕

????书页在她面前一页一页地,它们有好多话对她述说,没有保留的。屋里的保全警铃并没有被启动,脚步声在大厅里俳徊。贝卡琼丽丝豪没有察觉。

????半掩的浴室里,不久就归于平静。床边的录音机设定在某个不受打扰的时间里拨放着:“亲爱的,今天真的很抱歉”她苦笑着。

????黑影窜上二楼的走道,凭籍着女人的直觉她开始感到不安。〔所有人应该都就寝了。除了两名黑人女佣也都回家去了。还有谁会在这个时候出来走动呢?〕

????从女儿房间传来尖叫声,“啊!”贝卡琼丽冲下床,直奔女儿房里。“史黛拉──”她喊叫着。

????第十三章杀人凶手

????房间里一团混乱,史黛拉动都不动地躺在床上,两眼呆滞。咽喉处被某种利刃划出一道极深的伤口,血流不止。看上去象是一刀毙命,死前有强烈的挣扎,痛苦的扭动了身躯,被单上留有一大滩血,靠近衣橱边的化妆镜前也有被血溅到的斑斑痕迹,血成一条条顺阶而下的线条,让人怵目惊心。

????市警局的人员前来凶杀现场勘验,有几个人在封锁线外研商对策。其余人正把死者搬进里尸袋里堆出房间外,贝卡琼丽难过得几乎要死,试图抱住女儿不肯松手,嚎啕大哭。

????她的先生故作镇定地将她拉开,紧紧地抱着说,“贝卡琼丽你别这样,别这样。”她眼睁睁地看着女儿被送上救护车。“啊,我的女儿,我的女儿,不怎么会这样”她难过得不能自己,任凭先生的拥抱再怎么热情都难掩她心中的痛。

????“看样子这事不简单。带会儿把收集好的毛发送去化验组。”一名身着灰色西装的探员指挥着所有人的动作。屋外左邻右舍被警车与救护车的红色警示灯惊醒,纷纷上前围观遭市警人员驱离。

????“我是洛衫机市第三警局凶杀组组长史考特。对于令嫒遇害一事我感到十分难过。不过有几件事我想先了解一下。”他一脸正义凛然的样子让哭泣的大卫夫妇安静了下来。“我很了解你们此刻的心情,可是为了早点抓到行凶的歹徒,有些事我们还是得着手进行,关于这一点希望你们能够谅解。”

????“那是当然的。”大卫.福特斯考基以专注的语气回答着。贝卡琼丽也点着头配合回答相关的细节。

????“那好。我想先了解的是你们是否有与人结怨?”探员开始抽丝剥茧地问道。

????“没有。我是单纯的贸易商,而我的太太是一名大学的教授。我们所接触的人都十分友善,更不可能会与人结怨。”他回答时突然觉得莫名奇妙,措词变得有些强硬。

????“那么令嫒呢?”

????“探员先生,我的女儿我最清楚了。她只是一名十几岁女高中生怎么可能!”贝卡琼丽斩钉截铁地说。

????“她有交男朋友吗?”

????贝卡琼丽的回想着先前不久与女儿之间的谈话,脸色大变

????“妈,”史黛拉睁开双眸。

????“怎么啦。还不睡。”

????“我想你一定会到我房间来看我睡了没,所以”

????“我的宝贝女儿啊。有心事吗?”

????“不是的。我是在想今天卡尔到访家中,我觉得他好像不大对劲是吗?”

????“我想是我们让他想起他的家人的关系。”

????“是这样子吗?”

????“史黛拉,没有人愿意一个人寂寞的活着,那是件很痛苦的事。卡尔的遭遇我很同情。”

????“妈,如果卡尔一直不开心的话,我们的确该帮帮他!”

????“你说得一点都没错。”

????“好啦。快睡吧。”

????“嗯,”史黛拉点了点头,“妈,我爱你!”

????“我也是,亲爱的。”

????“探员先生我想到了,我想到了,”从她身后打了一个冷颤,“难道是他?”

????“卡尔?”他们俩不约而同地说出此人的名字。

????“谁?”探员问。

????“昨晚我们有请一位友人到家里来聚餐,他是一名快递公司的员工。他是我高中时期的同窗。”贝卡琼丽想起卡尔离去的身影,使得她不得不怀疑他是否涉有重嫌。

????制作完笔录之后警局所有人便展开了大规模的搜查行动,当然卡尔也在凌晨被强行带走协助侦办,他完全不能理解自己会遇上这样的事。

????在幽暗的侦讯室里,卡尔完全被捆住在木椅上,脸上被摇晃的吊灯照得睁不开眼。

????“你可知道我为何会找上你吗?”探员毫不客气地问。“告诉我你昨晚凌晨两点二十分人在何处?”

????“我人在家中睡觉。”

????“是吗?那你是否有到贝卡琼丽的家中?”

????“这跟这我人在何处有何关系?”

????“快说。”

????“我只是到她家聚餐罢了。有什么大不了。”

????“那我再问你,你认不认识史黛拉?”

????“她是贝卡琼丽的女儿。”

????“你知道她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怎么会知道?”

????“她死了。而且是被人用割喉的方式杀死的。”探员不停地在他身边绕着一圈又一圈。

????“什么。”卡尔简直不敢相信,更不可置信的是自己竟会成为涉嫌重大的嫌犯。

????第十四章你究竟想怎样

????对贝卡琼丽来说过一天简直比死还难熬,她至今还是不能接受女儿已不在身边,〔躺在殡仪馆某具编号的尸袋中,随时准备被法医验尸等种种繁复且冷酷无情的触摸,僵硬的身体还有流出难闻的恶臭,她的女儿就这么消失了;连说声再见的机会都没有。她痛哭呻吟。〕若大的房子只剩下她,还有已经不存在热情。也许先生在没多久又要恢复他生活的型态──早出晚归──同床异梦;这比死的级数要高出数百倍。不,应该说是永无止尽,她在女儿房间里暗自垂泪。

????大卫闻声走近,给了她最厚实的拥抱。他闻着她幽香的发丝,陪坐身旁。“都怪我不好。我知道,都是我不好。”他讲话的声调轻柔地像空气一样。

????“呜你看我们的女儿,她现在一定很恨我这个做母亲的,”贝卡琼丽啜泣着。“在她最需要的时候我竟然无法保护她周全,我只能眼睁睁地看她受如此伤害。”

????“听我说贝卡琼丽,没有人会希望发生这种事,我们都尽力了。别再自责了好吗?”大卫挽着妻子的手肘,来回抚挲。

????“噢,不,你不了解女儿受的苦。当时我就在身边,可是我的天哪!全都是血不啊”贝卡琼丽推开先生,全身下上不停颤抖。

????大卫试着将情绪陷入崩溃的妻子紧紧抱着,他深觉自己有多亏待她,因为女儿的死,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在这之前他认为急需补救的事,就是在商场上与人一较长短。

????他正要走回厨房倒杯水,对讲机响了起来。难道说杀死女儿的凶手已经落网了。他按下对讲机的按扭。

????“哈啰,哪位?”他说。

????对方久久不出声

????“你是谁?”

????“”

????贝卡琼丽也注意到这通怪异的电话,她从先生的脸上探出某些端倪。二话不说,马上冲至门口,结果什么人也没有。

????一定是他,一定是他,她想着。卡尔怎会出手这么重?她内心不断地推放着一大票数不完的问号,这些在她认识他的那几年里,不曾出现过,为何他会这么做呢?

????然后,过一阵子,她又跑到车库驾车离开,她想要亲手解开这谜题,否则她就是死,也不会瞑目的。大卫的叫唤她都听而不闻。

????他赶紧拨了通电话给在洛衫机市第三警局凶杀组组长史考特,这才得知卡尔因无任何线索显示他就是凶手,已于今早十时获释。

????卡尔一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屋内有无遭人搜查的痕迹,最重要的是那些过去花费相当的心力所收集的简报。门铃急促地响着,令他感到愤怒,无处发泄。

????他几乎是面带凶光扭开门把,“谁?”

????“卡尔你为什么这么对我的女儿”贝卡琼丽哭诉道。

????“连你也认为我是杀你女儿的凶手吗?”卡尔一脸倦容,眼眶凹陷,胡渣若隐若现。“你给我滚。我不想见到你。杀你女儿的另有其人,你听清楚没。”大门又再度被大力关上。

????卡尔真想一拳挥向她,可是他并没有这么做。昨晚一夜在警局受的折腾,他既往不咎;听着门外贝卡琼丽的哭声,他知道那种丧失亲人的痛楚。他想,爱在习惯里不能随意丢弃的是两人日久生情的东西──在他身上或在别人身上──他都还能找回部份残缺的几页,之后呢?就算找到也不能在回过头来重温旧梦。

????他开起房门,看着贝卡琼丽。她就像一场人造雨,下在他干凅的沙漠里,于事无补。

????“我很抱歉史黛拉在天之灵,也不希望你这个样子。”卡尔说。

????“为什么老天要这么不公平。让我遇上这种事嘛。”贝卡琼丽苦笑着。“你不要过来。不要碰我!”

????“好。好。”卡尔立刻停下他所有动作。〔他了解这女人需要在宣泄里自由才行,否则旁人的多说一句,甚至一个拥抱,都会对她产生极致命的危机。〕

????“我女儿的死,我要你负责。你逃不掉的。它一辈子都会跟着你。”

????随即贝卡琼丽忿忿然地离开。

????第十五章战利品

????安静的街区里贝卡琼丽坐进车子驾驶座后,两手不停地拍打方向盘。车窗外杏树交错的身影倾斜着,几乎是依附在地底;人哀伤与憎恨在它保护下就算要连根拔起,也都是不太可能的事。

????为了女儿的事贝卡琼丽已有好几天没有阖过眼了,学校教职的工作也都暂时停摆,她还是活在丧女之痛的阴影里,恶梦不断。她发动引擎眼里,充满仇恨,〔卡尔会是凶手?她本人也不愿相信。明明他对自己还是留有过往的情谊,他有什么理由要杀一个无辜的孩子呢?〕

????等到车子离开过后,她即使想要用所有的恨意来摧毁这个与她重逢的旧情人的生活,她知道她无权这么做,也无心这么做。反倒是自己先生竟然能够在女儿死去的当天,镇定以对。这个冷血的男人难道对于亲人死于非命,仅能以“抱歉”两字来虚应故事吗?任谁都看得出来他对女儿的爱,是出责任多于疼爱,更何况他一向都不在家,又怎会对这种惨事有一丝一毫情感表露;倒不如说是在看一场恐怖电影──漆黑的空间里,他正若无其事的透过反光的镜框,看着一幕又一幕的情节,从他脑袋里穿过而贝卡琼丽却在艰熬中与命运之神搏斗着,她的勇气足以角逐下届诺贝尔和平奖提名人,至少她还会对身边的人事物表现出她关切的一面。

????车子突然间加速,眼看那个女人就快疯了。一名妇人推着一部婴儿车行经马路中央──两个女人都各自张大了嘴,尖叫!车子煞车不及,失控撞上消防栓,顿时水花四溅,打向凹陷的车头。安全气囊完全抱住了女人的头部。

????推往开刀房的病床上贝卡琼丽在馍糊的海上漂流,医护人员七嘴八舌的说着专业术语──他们正是天使的化身,要把她从鬼门关里拉出来。

????史黛拉就在门边,身着白衣,欢迎母亲现身于此;她的笑容几乎让她呼吸急促,心跳加快。接着,就是一片黑暗。她再也听不见任何的声音,包括她自己。

????“大卫先生吗?”

????“是的。”

????“你的太太贝卡琼丽女士正在xxxxx医院进行急救,请你过来一趟。”

????“什么。”大卫大叫。“我随后就到。”

????电话铃声算准了时间,在他离家后不到十秒钟,连续响了二十几声

????门锁有了动作。白手套轻易地将这道门推开,那只手出其庞大,你完全分办不出那是男是女?如幽魂般深入每个房间的空隙,在二楼尽处的房门前停了下来,彷佛是所有秘密的集中区;那里不久前,有个女孩被人杀害,鲜血的快感让人等不及想一窥堂奥,无声的指控扑向这名不速之客。

????“呵呵,”墙上的照片被扯了下来,扔在地上。大厅的地毯上有轻微的脚步声,这窃笑随即逃逸无踪。女仆抱着一大包的食物进门,没有查觉出异样。噬血怪物的爪子步步逼近,后又不知何故缩回它栖息的洞穴中。

????“大卫先生是你吗?”女仆将冷冻牛肉放进冰箱,转身喊说。“奇怪──明明就有开门的声音!?”

????女仆才从厨房步入大厅中央就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呆了。史戴拉的照片被一把利刃刺中鼻梁位置,在桃心木制的门板上。挑衅的意味浓厚。

????“医生,我太太贝卡琼丽的情况如何?”大卫跟着医生一进诊疗室,劈头就问。

????“你先别急。先坐下来。关于你太太的情况,目前已经控制住了。不过因为头部受到重创,还需要留院里观察几天。如果她能在明晚前清醒过来的话,大致上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那么现在我能进去看看她吗?一下子就好!”大卫带着恳求的语气说。

????“但是,时间不宜过长!”

????“没问题。”

????床上躺着的女人,呼吸稳定,被插着管子的嘴边布满了绷带。大卫紧紧的看着,难过之情,溢于言表。〔女儿刚过逝,妻子又因意外住院。〕他不由自主地握住妻子有点僵硬的掌心,试着将爱融入她的体内,就像他们第一次约会时手牵着手漫步在圣诞节的夜晚。

????第十六章不解风情的约会

????“大卫你说我们会不会一辈子就这么在一起了?”贝卡琼丽亲吻了他的耳背,毫无防备的一吻。

????“呃什么。”其实沿街都被装点成红色与绿色还有金色混合成的影像,他根本就没在注意身旁女友在说些什么。他是经常会被其他新奇的事物给吸引了去的典型男人。那吻,他也视为理所当然。

????贝卡琼丽提议进到咖啡屋坐一下,而大卫却想在零下的温度里漫步在雪堆与人群簇拥的街道上,至少他不用专心听一个人讲话,〔倾听一向不是他的专才〕最后他还是免为其难的阶同进入。

????“这家“桃乐蒂的魔法师”我常来耶。”她说。“漆成桃红色的吧台。适合情侣打情骂俏的情人座。还有苏格兰酪奶饼、道地的美国咖啡。我真的好怀念。”

????MoonlightSerenade这首旋律依然选择在这里出现,让人心里不时跟着对上拍子──有点慵懒,微醺的感觉。

????“我们坐这八号桌,靠窗的位子好不好?”不由分说,贝卡琼丽连拉带牵的两人对看了一眼。

????“好吧。就坐这里好了。”他附和说。

????可是她不知道怎么让心不在焉的大卫回到他们初恋时的甜蜜,来回搓着手套载上,接着又脱下。表情随即垮了下来,暗嘲自己在演独角戏。大卫就坐在对面距离却很遥远,就象是来自另一个星球的外星人。话少得可怜。〔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约会了,可是却有个人,状况外。爱都褪了色。〕

????她恨不得把自己的头给割下来放在他的眼前,告诉他她现在时的感觉。

????大卫将头套跟大衣外套脱了下来,由外而内,士绅的标准装扮。“两位需要我为你们服务吗?”一位褐发蓝眼的年轻服务生上前问道。

????“两杯热可可、两杯玉米浓汤、外加两只热狗和一盘炸薯条。”大卫边说边抓着服贴的卷发。

????这时贝卡琼丽已转头望着窗外的飘落的白雪,什么话也不说了。

????“好的。马上来。”服务生还是不死心的看了女客人一眼,随即离去。

????“怎么了,亲爱的。”大卫说,整个身体往前倾。

????“没事。”她简单扼要回答。显然气还未消。

????“那怎么还不脱下大衣和毛帽?”

????“我不想脱可不可以?”她语气有点不耐。

????“我刚刚说错什么了吗?”

????“没有。”

????“那你到底怎么了嘛。”

????“我说没事就是没事。别在这里跟我吵架。我拜托你!”

????“好。不吵。不吵。”

????大卫两手交叉,两腿一伸,后仰在皮制椅背上。两人经常会有些小磨擦在他们决定选好日子订婚之前一切都还在掌控之中,可是,现在却是两三天一小吵;一个礼拜得来一次没有主题似的大吵。彼此火气正盛,谁也不让谁。

????她起身离开。要在男友拉住她的手之前,不动声色的快步离去。

????“你要去哪儿?我都点餐了”大卫跟着动作。

????“要吃你一个人吃个够!”推开木门时发出声“嘎──”数声,门关上了。她将脖子缩回大红围巾里头,呼出的气息凝结成圆椎状的白雾,一阵一阵的。

????“服务生埋单!”他也不想独自一人尽吃这些油腻腻的食物。〔看场棒球赛还比较过瘾。〕

????“那这些你点的?”

????“我请你可以了吧”他掏出一张百元大钞。

????“找你三十九块半。我是招谁惹谁啦。”

????大卫看着贝卡琼丽的身影站在雪中,他以反方向前进,不再回头。外套里还放着准备要送给女友的银饰,他又回过头寻找芳踪,结果一无所获。

????第十七章死亡名单上的遗珠

????病房的里里外外充斥着刺鼻消毒水的味道,大卫深陷在紫色的沙发里,两脚伸直,上半身附盖着一件深色外套,他足有好几天没好好睡上一觉,他与妻子贝卡琼丽一起享受这段安静的时光。

????跳动的心电图光点还是很有规律的跳动,贝卡琼丽象是睡美人一样不知外面的世界有多纷乱,日月替换的次数不断往上加总,她的生命刚刚才从死亡的边陲历劫归来,她的眼皮不自觉的跳动了起来。

????她第一眼睁开就看见自己的先生守护在身旁,她觉得不可思议。她禁不住仰起嘴角注视着他熟睡的模样。她试着转身。

????房门外仍有黑影走动,脚步声踩踏在地板上几乎听不见。直到门锁被轻易的转开,贝卡琼丽显得有些紧张。她心想这时候会是谁闯近他们两人的世界里,是谁这么无理?

????房内仍是一片漆黑,黑影亮出一把尖锐的刀逼近大卫。全身上下都插上管线的贝卡琼丽根本无力还击,氧气罩还在她的口鼻上头,她无法开口说话。杀人凶手终于出现了。

????一刀轻划过大卫的颈动脉随即喷出鲜血,他的意识清醒却象是被钉住了一般,黑影抚触他的发丝直到他断气为止。两腿不再挣扎。贝卡琼丽僵硬的身体塞满了愤怒,可也无法起身为已死去的女儿与丈夫当场厮下黑影的面目。黑影是何许人也?他在墙上以大卫的血写下〔“献给你这个孤独的女人”〕做为贺礼。

????他临走前还走近贝卡琼丽床边凝视了好一会儿,然后离开。

????护士在二十分钟后才发现这桩事件,贝卡琼丽脸上满是泪珠,她竟然被遗弃在这个残破的世界上。

????卡尔正驱车前往此地,此时的他,带着老朋友的心情和一束淡蓝的桔梗花──过去的情人──现在的挚友;象是以“过来人”的身份来提供帮助与问候,他知道贝卡琼丽依然在丧女之痛中,所以他必须一访。他只剩下她这位唯一还健在的朋友。

????一大堆警调人员早已赶到医院了解案情,当卡尔进入医院大门时就被两位高级警员拦下,态度很不友善。

????“卡尔,你还真会选时间。”

????另一位立即命令他把双手抬高,靠在病房外走道的墙壁上,开始搜他的身。鲜花被人丢置一旁。

????“警官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什么也没做呀。”背对着警察,卡尔仍想做一番解释。

????“我劝你什么话都别说,我看你真该去当舞台剧演员,你的演技好得不得了。”警员掏出手枪对着他,继续往他的身上搜寻某种可疑的证物。“现在你要做的就是跟我们走一趟警局!”

????医护人员议论纷纷,有人推出一床死尸经过卡尔身后。

????第十八章反击的锁链

????日子像没上过发条的钟──在雾蒙蒙的晨间爬起又睡去。两个礼拜后,贝卡琼丽由加护病房转进普通病房,她唯一没有被根治的“病”依然在胸口处来回踱步。

????一位护士正在帮她做例行性的检查,她的父母是义籍的美国人。她显然很懂得跟病人打交道;通常病人不喜欢跟护士说太多话,因为他们以为受伤的是自己不是那些“白衣天使”──她们不会感到厌烦,甚至疼痛。

????“谢谢你。”贝卡琼丽带着感激的口吻。

????“你恢复的情况良好。我想再过不久,你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啰。”护士小姐俏皮眨眨眼说。“我听说过有关于你女儿和先生的事,我很遗憾。来,请把嘴张开好吗?我需要知道你现在的体温。”

????她配合着动作,将温度计含在口中。

????“我觉得你很坚强。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的人。”护士小姐换上新的点滴瓶,笑容也没变过。“其实我跟你一样。我的先生和小孩也在一场意外中丧生,那是八年前的事了。我了解你的感受,真的。”

????这时的贝卡琼丽却无法开口。怎么不幸的人这么多?世界大到连人类的悲伤都会不期而遇,何其巧妙的安排,象是这张床不知被多少人躺过;象是有人不知生命为何物;象是你想躲也躲不掉的灾难;最后是穿过塑胶窗帘的光线,这么洁白透明。

????她知道自己死不了,死神终究还是放过了她。本来贝卡琼丽还打算跟护士谈些愉快的话题。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才好?可是,她会找些话说的。

????她想说,可以了。

????死亡与世界的悲惨,可以停手了吧。

????还是有人会递补死的空缺。

????要不是死神跟她擦身而过,她不会再以同样的心态去面对那个她不该误会的人。他是无辜的。

????“也许卡尔──”贝卡琼丽说。

????“好了。让我看看你的温度是多少。”护士小姐自她嘴里抽出温度计端详一会儿。“嗯。你的体温很正常。”

????“卡尔──”她吃力地说出。

????“你想说什么?”

????“有没有人来过我住的病房?”

????“有的。就在你先生遇害的那一晚。不过却被警局的人员给强行带走了。”护士小姐想了老半天。“对了。他有送一束桔梗花。”

????“是他,没错!”

????“谁?”她喂她吃药。

????“你能不能帮我打电话给警方,我有话要跟他们说。”贝卡琼丽勉强地吞下各式颜色的药丸,喝下一大口水。

????“这”

????“拜托你!我真的有话要跟他们说。”

????“好吧。我帮你就是了。”

????在护士转身离去,贝卡琼丽意识到有人险些被栽赃,她绝不容许再有人因为此事而受害了。她平躺思索着下一步这“黑影”该何去何从?还有卡尔此时的处境有多危急。

????不久,警局就派人前来探视。

????第十九章落幕

????“贝卡琼丽女士你说有要事找我们?”专属的北方人腔调在耳边徊绕很具特色。“我听护士小姐说,你的身体复原得很快,看样子再过不久你就可以出院了。在来医院之前我们已把卡尔扣押在警局将近一个礼拜的时间,他还是不肯说实话。或许,你能为我们指点迷津。他和你是旧识,应该不难套出话来。”

????“什么。警官先生你们将卡尔留在警局?”

????“总得有人以“特别的方式”来让嫌疑犯说实话,不然怎么对死者交代。”警官没再多说什么。

????贝卡琼丽实在想不透警方的办事效率如此之差,更何况卡尔是无辜的,他们无权这么对待他。她马上从床上坐了起来,将枕套直立在背后直挺挺地坐着,眼里透露了不能谅解的神色。他绝不是杀害自己女儿与先生的疯子,她决心要让真正的凶手受到应有的审判。她接着说。

????“警官先生,我知道凶手是谁。”

????“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是的。”

????“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你所说的?”

????“在我先生遇害的当天我也在场。事实上,凶手要杀的人是我,而不是他。他无辜的成了代罪羔羊。”她语气有些激动。“我亲眼看见一个黑衣人闯进病房内企图置我于死地,没想我先生他竟然被他活生生的杀死了。这是我亲眼目赌的。他好像知道我一样,而他噬血如命。他绝对是个疯狂的杀人魔。”

????警官二人望着她,盼从她口中能探出什么重大线索?

????“请你们快放了卡尔。他是个好人,我们都错怪了他。”

????“根据我们连日来的询查暗访,卡尔的确也是受害者之一。凶手“借刀杀人”这招果然奏效,只可惜已被我们识破了。之所以将卡尔强行带走,是为了他个人的安全着想,我们不想再未抓到凶嫌前,又传出死伤。再说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本就是身为执法者的责任,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先别着急。”其中一名警官走到门口传唤第三者进入。

????“他是谁?”贝卡琼丽好奇问道。“难道他就是”

????“另外也把卡尔叫进来!”

????当两人同时站在贝卡琼丽的面前时她已然失了神。

????“你应该不陌生才对。他们两人是双胞胎,因为父母早年离异的关系,各自带了一子分住两地,而你所认识的卡尔──他真实的身份是银色快递公司的大股东之子。他手上握有百分之四十的股权,而你早年与他的一段恋情,其实是你有意的布局,可是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你们之间在他喜欢上另一人而告吹。”

????“警官先生,你在说什么,我怎么连一句也听不懂?”

????“没关系。卡尔为了找出当年撞死妻儿的肇事驾驶,竟意外查出一张在地方小报上的照片,发现不寻常的线索──而你的身影就在其中。”

????“你胡说!多年前我和卡尔就在大学毕业之后就没再连络了。再说,我也在洛杉机居住多年,也结了婚。怎么可能还会知道关于卡尔的事。更不可能出现在他妻儿丧命的意外现场。”

????“那一天正巧是你与男友私会出游,而他就是卡尔的亲兄弟,如果我说得没错的话,他的名字应该叫做肯特。而那位肇事者就是肯特,当时你住在下榻的旅馆等候接应却没想到会发生这起不幸,事发之后你也赶往现场处理,当时卡尔的妻儿还有呼吸,你们却见死不救,肇事逃逸无踪。只不过你忽略了一点:肯特并没有告诉你,他有个哥哥,而肯特真实的身份只不过是一名无业游民;他对于女人总是很有办法,你以为与之破镜重圆的是卡尔本人,但你错了。”

????“你有什么证据说我谋杀自己的亲生女儿与先生?”贝卡琼丽着了魔的鬼叫。

????“事后你也发现肯特有吸食毒品的习惯,渐渐的你开始对于现阶段的婚姻感到不满,加上先生有了外遇,你由爱生恨,干脆一不作二不休提供金钱供男友吸食毒品,就在你女儿惨遭杀害的那一晚,就是因肯特毒瘾发作之下走错房间,错杀了史黛拉。至于黑衣人纯粹是你的片面之词,根本不足以采信。”

????“噢,我的天哪。”

????“先前卡尔因公务之便来到了洛杉机与你巧遇,使你揭穿了男友的身份。你又命肯特连手杀死自己的先生大卫,虽说你也因意外住院,不过那只是你的障眼法之一。现在你是不是要告诉我们杀害你先生的真凶是另有其人,而那个人就是肯特,不是卡尔。话又说回来,上帝是公平的。卡尔也在警局里向我们透露他的发现,使我们能将真相还原。只不过你想挽回多年前对他的爱,以要挟手段逼使肯特替你杀人,好让你坐收渔翁之利。”

????“贝卡琼丽你这个刽子手!”卡尔愤恨难消。

????“卡尔对不起!”她掩面哭泣。

????那一天刚好就是卡尔之妻儿的忌日。风和日丽的午后,卡尔再度踏上归途前往墓地为他所心爱的妻儿献上郁金香,他眉开言笑地说:“今天真是个好日子。

心的旅途ZIP下载 | 心的旅途TXT下载 | 心的旅途UMD下载 | 心的旅途JAR下载

小提示:按← →键翻页;按回车键ENTER返回本书目录